岳永蓮速寫
  人物檔案
  岳永蓮,39歲,女,四川省旺蒼縣特巡警大隊副大隊長、一級警司。
  個性言語
  逢善不欺,逢惡不怕。
  第一印象
  樂觀、開朗、大度、善良。
  □法制網記者杜萌
  “想騙我——你退後——退後!”持刀男子厲聲嘶喊,將手中利刃緊貼被劫持人脖頸要害。
  “我退、我退,不慌嘛。”岳永蓮退後半步,後挪一點,再前挪一點,語氣和緩地勸慰對方放鬆情緒。
  徒手奪刃
  這是一個周日的上午,四川省旺蒼縣東河鎮百丈街一小商鋪突發劫持案件。
  酷暑時節,天氣悶熱。
  “那家店鋪很窄很小,裡面貨架上擺了一些貨物,門內有個長櫃臺。”岳永蓮與同事接警後急速趕到,便裝邁入小店,裡面光線很暗,劫持者用臂彎勒住人質脖頸,狂怒嘶喊。抵在人質脖子上的利刃已不經意地割破皮膚,淺淺刀痕浸出鮮血。
  “最擔心對方一時衝動下手。”岳永蓮提出由自己交換人質,劫持者堅拒不從。
  劫持者為一壯年男子,個頭不高,肌肉健壯,脾氣暴烈,不允許任何人靠近。
  被劫持者是小鋪女店主,她的手臂和腿部已被划出長長刀口,正在淌血,人已嚇傻,神情獃滯。
  岳永蓮站立牆角,與劫持者相距兩步外,語氣淡定,婉言相勸。僵持20多分鐘後,劫持者依然亢奮,言語偏執,拒不妥協。
  這樁劫持案因親情糾紛而起:劫持者與被劫持者曾為夫妻,雙方離婚後,男子想見很久不曾相見的小女兒卻無法取得前妻同意,遂積怨暴怒、理智崩潰。
  警方處突的兩套方案很快確定:與嫌疑人近距離談判,伺機奪刀;狙擊手待命射擊目標人。
  “這麼久了,是不是讓她喝口水?”劫持者終於同意了岳永蓮的善言提議,一杯水從小鋪外遞進來,一特警趁劫持者稍有鬆懈,擠進門內,飛身從岳永蓮身後撲出。
  “我已經想好怎麼防止刀子割她脖子。”岳永蓮隨即躍身,疾速伸臂將右手插入刀與被劫持者脖子之間,再翻腕奪刀,如此連貫動作瞬間完成。
  未有任何防護措施,岳永蓮右腕、右掌心被利刃割傷,刀口很深,皮肉外翻,血流不止,左臂因搏鬥中撞到貨架硌出兩道長長的傷口。
  事後,岳永蓮回憶,“當時沒覺得疼,後來想想有些後怕”。
  不讓鬚眉
  出生礦工家庭,岳永蓮在家中排行老四,父母公平對待每個孩子,並不獨獨嬌生慣養她。她從小懂得知恩感恩、善良做人、勤勉做事。
  岳永蓮入警前,在礦上受過大苦大累——整日守在煤矸石傳送皮帶前刮板槽——防止落下的煤矸石阻塞傳送帶。
  無論天晴還是下雨,煤矸石粉塵終日飛揚。年輕的她曾用黃瓜片糊在臉頰上美容,待午間小睡起身,發現失去水分的黃瓜片貼牢難除,用力一摳,竟摳出血來。
  備考公務員,岳永蓮複習兩年。適逢女兒出生,她在學校當老師代課,備課之餘每每夜讀至三更。
  ——記得去市裡參加考試,坐了兩個多小時的長途車;聽說錄取10名,自己是最後一名,領通知再去市裡面試,成績排至第二名;再待體能測試,名列第一。
  ——記得分配到旺蒼縣公安局一派出所報到,精神抖擻地穿警服上崗。不久,旺蒼縣公安局組建特巡警大隊,岳永蓮躋身第一批隊員,成為隊內唯一女民警。
  比肩站立的,全是二十來歲的毛頭小伙子,被隊員喚做“岳姐”的她已是孩子媽,清晨3公里晨跑一天不少,仰卧起坐、俯卧撐各項科目絕不偷懶,竭盡全力。問訓練有多苦有多難,岳永蓮沒有回答,卻靦腆地說:“我比一般男同志要強些。”
  後來,她出現在市、省民警體能競賽大會上,那苗條身影爆發出的卓越體能令觀者驚愕贊嘆。她榮膺四川全省唯一“十佳警務實戰”女教官稱號,自然是水到渠成之事。
  訓練代替不了實戰。
  摸排出租車司機被殺案、翻山越嶺調查小煤窯意外事故命案、與法醫勘查遍佈肉蛆的屍體,岳永蓮從警後經歷過諸多“第一次”……
  有家農戶,男主人是盲人,女人殘疾,夫妻倆帶著兩個孩子艱辛生活。岳永蓮雖不富裕,卻想著有比自己生活更困難的人,每月從薪水中擠出一些錢定時寄給這一困難戶。
  時至今日,父母的教誨時常響在她耳邊:“逢善不欺、逢惡不怕,別人有困難要幫助他們。”  (原標題:徒手奪刃的女民警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辦公傢俱

no55noem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