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我們需要怎樣的“改革思維”之五
  本報評論部
  底線思維,是“有守”和“有為”的有機統一。凡事從壞處準備,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,我們就能從底線出發,不斷逼近頂線,讓改革“蹄疾而步穩”、發展更上一重天
  剛剛結束的兩會上,政府工作報告將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設定為:國內生產總值增長7.5%左右,居民消費價格漲幅控制在3.5%左右,城鎮登記失業率控制在4.6%以內,在保持經濟運行處於合理區間的同時,以全面深化改革提高質量效益、推進轉型升級、改善人民生活。
  確立經濟運行的合理區間,是中央運用底線思維對宏觀調控思路和方式的重要創新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,要堅持底線思維,不迴避矛盾,不掩蓋問題,凡事從壞處準備,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,做到有備無患、遇事不慌,牢牢把握主動權。堅持底線思維,是我們應對錯綜複雜形勢的科學方法,更是推動新一輪改革的治理智慧。
  改革,是在原本沒有路的地方探索新的道路,不可能沒有風險和挑戰。而且,中國同時經歷著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、從傳統社會到現代社會的雙重轉型,這是一個矛盾多樣、衝突多發、薄弱環節較多的階段。在這樣一個階段推進改革,力圖以改革解決問題,必須對已知和未知的風險做充分的預案。否則,稍有不慎,不僅舊的風險無法解除,還有可能誘發新的風險。就所處的發展階段而言,加強底線管理,應當是我們國家治理的重要思維取向。只有時常保持“不畏浮雲遮望眼”的清醒頭腦,把各種可能的因素想深想細,把改革的方案舉措慮周慮全,既“想一萬”,又“想萬一”,遇到突如其來的情況,我們才會有“亂雲飛渡仍從容”的沉穩定力。
  底線思維一個重要的方面,是對可能出現的最壞情形有充分的預見和準備,而後才能談得上“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”。毛澤東同志經常強調,“在最壞的可能性上建立我們的政策”,“把工作放在最壞的基礎上來設想”。今天,發展進入新階段、改革進入深水區,面對各種困難和風險,最考驗領導幹部勇氣與智慧的,就在於能不能看到“壞處”、會不會解決“難處”、敢不敢爭取“好處”。
  應當說,我們的大多數幹部是對矛盾有認知、對問題有警覺的,但在具體決策和行動時,或因沒有責任心守不住底線,或因缺乏能力找不到底線,以至於“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”。像“7·23”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、青島中石化東黃輸油管道泄漏爆炸,以及一些地方的徵地拆遷、環境糾紛引發的群體性事件,無不反映出一些幹部見事遲、反應慢、缺少底線思維的問題。
  如何增強底線思維?關鍵是要學會做這樣的判斷:一些事如果沒辦好,會不會前功盡棄,會不會不可逆轉,會不會全局被動?比如:經濟發展速度,快了可以調控下來,慢了可以加快發展,但是,一旦經濟秩序亂了就會造成全局被動的後果。那麼,維護經濟秩序的穩定就是底線思維。又比如:發展中的安全問題決定全局,人都沒了,發展又有什麼用?那麼,守住“以人為本”的發展目標就是底線思維。以底線思維劃定邊界,“壞處”才能全力避免,“好處”才能儘力贏得。
  在改革中堅持底線思維,也要防止另外一種傾向,那就是:由於擔心捅婁子、出問題,於是墨守成規,謹小慎微,遇到問題繞著走,面對矛盾心發慌,該改的不敢大刀闊斧地改,該闖的不敢義無反顧地闖,該試的不敢放開手腳去試。有向好的願望,不知底線和風險在哪兒,那是莽撞冒進;有守住底線的決心,沒有努力向好的行動,則是消極保守。底線思維,應是“有守”和“有為”的有機統一。一方面,我們要充分估計困難和阻力,設定調整陣痛與成長煩惱的可承受底線,繼而堅守底線,嚴防出現顛覆性的失誤;另一方面更要有捨我其誰的責任擔當、“不到長城非好漢”的進取精神,充分挖掘潛力、激發動力、釋放活力,為發展贏得新的生機。
  《大學》里說:“知止而後有定,定而後能靜,靜而後能安,安而後能慮,慮而後能得。”這裡的“止”,既是一種理想目標,也是一種底線要求。樹立底線思維,喜不忘憂、未雨綢繆、防患未然,我們就能做到從底線出發,不斷逼近頂線,讓改革“蹄疾而步穩”、發展更上一重天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辦公傢俱

no55noem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